夜间飞行(cp:AI)

*一朝被狗咬,于是连续23年被狗咬(不)



“不是那样,因特古拉...”

沃尔特看着手足无措的大小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接过女孩手中抱着的不安分的小狗。

管家让小狗趴在自己的手腕上,开始用那戴着整洁白色手套的手耐心的,轻柔的抚着小家伙的脊背,不一会,那个刚刚在因特古拉手中不停扭动、呜咽,令她毫无办法的小金毛,在慈祥的老管家手里竟安静了下来,它甚至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吐出粉嫩的小舌头舔着老管家的衣袖。

年少的因特古拉惊奇的看着这难伺候的小家伙,微微一笑,“您一定是个好父亲。”因特古拉用手指轻轻点着小狗湿漉漉的鼻头。

沃尔特先生笑了起来,小狗也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因特古拉的手指,后来,小生命逐渐的信任起它的小主人来,开始友好的吮吸因特古拉的手指,接着,因特古拉学着沃尔特的手法,把它抱在自己怀里,小金毛在这并不强壮,但十分有力而真诚的怀抱里惊讶了一会,就轻轻的用乳齿和主人的手指打闹,还撒娇的扭着它的小尾巴。

因特古拉看着幼崽还是藏蓝色的眼睛,被那乳齿硌得痒痒的,却很舒服。

因特古拉惊呼了一声,她被小狗咬破了手指。
沃尔特先生焦急的想抓住因特古拉的挤出污血,却被小主人打断了,“没关系,沃尔特,也许,它只是饿了。”

沃尔特看到了,年幼的眼睛里有一种慌乱,可是,怀抱却比之前还坚定了。

“它也免不了犯错误的,就像我小时候一样,对吗?”

小因特古拉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管家。

因特古拉从梦中醒了。

她抬头,看到比平时大一倍的月亮,神智更清朗了几分。

“您醒了?”仆人的声音闷闷的从她头部依靠的地方传来。

她连忙把头从阿卡特的后背上抬起来,伸手把头发连同刚才的记忆往脑后拨了拨。

继而她失望的发现,她抱着背对她的吸血鬼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

“立刻带我回去吧,阿卡特。”因特古拉说,挣扎着离开男人的后背想站起来。

“是吗,我希望你的汗也退了。”阿卡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会我飞起来的风可能会让你感冒。”

“我梦到小时候的事了,”因特古拉的手臂环在她仆人的脖子上,风声太大,他只能低下头来听她说话。

“阿卡特。”

“嗯。”

“我是不是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您说什么?”

夜风把她的话撕碎。

“我说...我曾经养过一只小金毛犬!”她朝他耳边喊道。

因特古拉贴着他的耳朵,吸血鬼就感到一股热气,呈一条线一样的注入自己的身体了,他毫无温度的脸颊也不那么冰冷了。

“我抱着它的头,它就乖乖的靠在我胸前...”因特古拉望着前方的圆月,夜风吹起着她的长发,她的双臂把他环的更紧了,阿卡特感到了呼吸的紧张。

“然后它喝了我的血。”因特古拉看着月亮,又圆又大,像屏障一样挡在了飞行的两人之间。

“您可以再说一遍。”阿卡特停下来,抱住女孩,他感到了舌尖的干燥和唇齿间的涩。

呼啸的,冰凉的夜风亲吻着因特古拉的脸颊,再在她的裙摆下,双腿间呼啸而过。

风很冷,他们不得不在密林间降落,吸血鬼蹲下来,因特古拉站稳了脚。

“风太大了,阿卡特。”因特古拉说着,双手抱住他的头。

阿卡特也握住她的手,那手的温热,来自她细腻皮肤下的血管薄壁里奔流的血液,阿卡特居然不受控制般的把那双手放在自己的鼻尖前嗅着,因特古拉顺从的蹭着他的嘴唇。

他看着她,伸出舌尖蹭了蹭她的无名指,在看到她没有挣扎后,开始了舔舐,终于,因特古拉闭上眼睛,感受到了手指和犬牙的摩擦。

湿滑的,冰凉的,她允许他抓住自己的手腕,她默许他可以湿润自己的手指缝,以及,她同意让他饥饿的牙齿,刺穿自己薄薄的皮肤,穿透血管壁,再吸吮温热的血液...像是甘冽的水漫过皲裂的土地。

“你相信我吗?”阿卡特问,他感到身体在膨胀了,因为这美好的处子之血,这寂静的月圆之夜,因为一切。

他用猩红的眼睛看着因特古拉的嘴唇,她的下巴,她细腻的脖颈。

“你不害怕我吗?”他抓着她手腕的手猛的用力,将她拉到自己的獠牙下。

“你难道不害怕我吗?”因特古拉再次环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头劳劳抵住胸口。

但是,这不是柔软的怀抱,也没有切切耳语。

阿卡特感受到了冰冷的枪口,在女孩子的手上,他用余光看到,女孩子拉动了保险。

他突然大笑起来,森林寂静极了。

“可你又为什么会相信我不会杀了你呢?”因特古拉站起身,月光把她的影子拉扯开,笼罩着他。

“原谅我的无理,我的小姐。”阿卡特躬下身,轻吻了主人的手指。

而少女只是看着晶莹的月光透过无名指上的印记,“答应我,仆人”她说,“你不会告诉沃尔特的。”

密林深处传出幽幽的嚎叫。

少女在吸血鬼怀里进入了梦乡,月光撒在两个人的身上,那是一种银色的光。

end.

急着看到两人在一起,哼唧,
ooc...

评论(2)
热度(16)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