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cp:A/I)

*脑补7,8岁左右的大小姐

*命运将我玩弄,却使我遇见了你

阿卡特恨上帝。

如果自己的一切都是过去式,眼前这个小女孩子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么鲜活,美丽,健康。

可是,上帝让一个本应捻着细丝带扎头发,轻易就被玫瑰刺划破的细腻双手握住冰冷的枪械,让本应该涂抹蜂蜜唇膏诵读爱与光明的稚嫩嘴唇念出布满硝烟和黑暗的词汇。

他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楼上的一切,把身体桎梏在腐朽里。

他咬着银质十字架,发出“咯咯”的响声,牙齿间溢出血腥的味道。

“我的因特古拉,你应该入睡了。”天花板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小因特古拉连忙戴上眼镜,连忙跳下床,迎接老朋友:“晚安!您……您现在是在天花板上吗?”

“我存在于任何地方,因特古拉。”它说。

“你现在应该关上台灯了。”它似乎在打着哈欠。

它似乎就站在身旁。每当因特古拉这样感觉,就试图趁其不备,把它捉住。然而每每她伸过手去这样做,却都摸了空。

“你是,害怕黑吗?”它问,声音里带着笑意。

“当然不!我想……您可以在我睡着后再把灯灭了。”因特古拉紧紧拽住睡衣裙角,声音很大,但那是颤抖的。

没有回答。

今晚是她第一次来楼上的大床睡。

她向照顾自己的女佣分享自己刚认识的住在房子里看不见的朋友,结果女佣听后脸色煞白,第二天就辞掉了工作。

她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那个胖女人迅速的跑了几步后跳上车,如释重负般躺在了车后座上。

没有声响。

它在嘲笑自己?

“喂!”她叫了叫,“我可以见见您吗?”她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床上,像是无边海洋里的一叶小舟。

“您说您是我的……‘地下的邻居’?”

依旧没有回响。

走廊里空荡荡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大床上空荡荡的,天花板上也是空荡荡的。

连耳边都是空荡荡的了。

“好吧,再见,晚安。”她小声说着,有些沮丧的看了看四周,爬上床,没有关灯。

空旷的房间。有使人昏昏欲睡的橙色灯光。

过了许久,细细的鼾声响起时,灯灭了。

“该怎么告诉你,我的小姐,”它终于从墙壁里走出来,喉咙里发出笑声。

它用她感觉不到的手指划过熟睡的女孩的脸颊。

“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见面。”

阿卡特依旧恨上帝。

但或多或少的,在他内心一个柔软角落里,是感谢上帝的。

end.

评论(1)
热度(14)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