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cp:圣我)

大圣第一人称,没错,是大圣

ooc啥的,多少有吧_(:з」∠)_

是糖是虐……说不清´<_`






宝贝:

我看了你的书。

宝贝,宝贝。故事里的男人这样喋喋不休的唤他的爱人。

宝贝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这样叫呢?我突然合上书问你。

和‘亲爱的’意思一样。你的嘴里嚼着桃,含糊不清地回答。

那‘亲爱的’又是什么意思?我挠了挠头。

就和,大圣叫我丫头是一个意思。你回答的很小声,眼睛盯着屏幕,桃汁滴到了裤子上,形成一圈红晕。

我抽出纸巾递给你,你突然推开我的手,你的脸竟然比那桃子还红。你站起来狂骂我说我是个笨蛋,我莫名其妙,刚想给你俩栗子,竟然看到你眼里含泪,我更疑惑了,我想问是怎么惹了你,你却夺门而出…我呆呆的看着你跑出去,却没有追回你。

郁闷,我想静静。

我怎么惹了你了?

我想的脑仁疼。

不如就去找老猪叙叙,我憋不住把这事儿跟他说了,他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猴哥你傻呀,人家那是喜欢你!

我知道啊,可是她哭什么?我云里雾里。

人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喜欢,他咂着嘴,这是动真情了,你也是,估计惦念那丫头半天了吧。他用那双小眼睛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虚,我嫌弃着推开那张脸。

猴哥,你就真没视作珍宝的东西?他突然认真的问我。哪怕是一个人呢?

珍宝?耳朵眼里倒是有一根,我一乐。

哥啊你情商是零啊……他皱着眉头,比它还重要的呢?有没有?

有没有?我问自己。

老猪、小屁孩……

你?你和他们不一样。

都是重要的可是……就是感觉他们不是一类的。

打个比方,如果他们扑通一声都掉河里我会先救你,为啥?第一你不会游泳,第二天冷了,第三你说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第四你身上那件衣服不能水洗……

老猪会水,小屁孩救得过来。

万一你没穿那衣服……废话那我还得救你啊!我想什么呢,操心那么多作甚!

反正我得第一个救你。

得了,我得走了。

他这家伙在我临走的时候还故意嗲着嗓子叫着宝贝宝贝。

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会喜欢这称呼吗?丫头……宝,宝贝儿?

光是想想我身上的毛就竖起来好几层。

你在家,蹲在沙发上抱着靠枕一动不动看电视,脸蛋苍白,见了我,眼睛闪了一下。

我走过去挡住电视故意摸乱你的头发,搁平时你早跳起来打我了。

你这会温顺的可怕,你说,大圣,对不起。

我吓得连忙顺毛,我说没事没事我早忘了,听着又有点不对劲我又说我不会在意你别往心里去,可我又想这么说还不对啊应该是我对不起你啊,哎哟我去我他妈怎么笨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看着我笑了,笑了就好,你说我脸红到了脖子根。

切脖子上有毛呢你看得到吗?

你这小丫头之前去哪了,让我担心死了。

我想把你拉近我怀里,像之前一样把下巴搁在你头顶,可你站起身来说你累了要休息了。

我说我陪你,我关了电视,拉上窗帘,帮你盖好被子。

天还没完全黑,没有开灯的卧室像是蒙了一层深灰色的纱。

你闭着眼,却背着我,隔着薄被我却能感受到你身上很冷,我就尽力靠近你些,给你温度。

你的气息平稳,平时你很晚才睡,睡觉要让我催。脸上挂着黑眼圈,你非说那是卧蚕。

但愿你只是累了,我猛然想起你刚才看的电视是某台的电视广告。

你不爱看电视。

也许你是在我进门的前一秒打开的电视。

可这些能说明什么,说明我像个变态一样的观察你的生活?

我踏入你的生活,莫名成为你的全部,却从未发现,你也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我从未想过离开,也不会离开。

就算,我们不可能,然后你成为别人的妻子。你的曾经也是属于我的。

你翻了个身,把头扎进我怀里。

你身上有一股别的气息,我的直觉里认为那是一股讨厌的,冰冷的气息。

带着灰暗与绝望的。

我不去想,只是抱着你,闻着你的发香,进入漫长的睡眠。

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我们还有很多事要一起面对。

我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

我们。

我。

我……

还记得,还是蒙上纱一样的房间,你这次面对着我,我抱着你微凉的身体,嗅着你的发香,会让我忘了那些阴暗的气息。

你抬头,嘴唇爬过我的下巴,说,喜欢我。

你的眼睛清澈得像一只小鹿,那里面映着我兴奋的眼睛。

宝贝,丫头,我说,我也是。

你的脸像熟透的桃,你说大圣你叫我什么再说一次,我脸红着吻住你的嘴我说以后你听个够。

你有些僵住,却温柔的回应我,你说这时候应该闭上眼,我闭上眼,你从我的额头吻到嘴唇,再吻到喉结,说,记住了,我问你记什么,你只是用手指抹去我鼻尖的一滴水。

你会明白的。你最后对我说。

后来就只记得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了。

灰蒙蒙的天、医院、台阶、门、你脸上的白被单。

你安安静静的,周身弥漫着那股气息,这里全都是,死亡的气息。

丫头呢?老猪急匆匆赶来的时候,我正吸着一颗烟,辣得嗓子痛。

她死了。我说。

丫头,死了。

我要让自己记住,承认这些。

地府,我去过。

她说……见到齐天大圣,就说,我爱他。还有……来生再续吧。

抖若筛糠的阎王老儿这样和我说。

呵,你好无情。

如果不是你说过不要总是太冲动,我真考虑过把他地府再砸了的。

你啊,你们啊,一个个的,总是说了爱我又要离开的。

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活了这么多年?

你哪是宝贝,简直是我的致命的软肋。

有时还没金箍棒可爱呢。

可我还是想叫你声宝贝,带儿化音的。

我乖乖回家去了,你这会估计刚过了奈何桥,在褓襁里扭捏着,哭泣着。

宝贝儿。

这就去寻你,等着俺。

宝贝儿。

end.

(好想听张磊大大用大圣的声音叫声宝贝儿啊(*´艸`*)

评论
热度(21)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