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挑战(cp:A/I)

跟风玩一发2333

1.自己惯有的文风:

hellsing小姐感到自己不太好。
她控制无力的双腿支撑起沉重的上身,强迫自己发热的脑子去思考,睁大着眼睛看手中的文件。
“大小姐,我想你需要一杯热茶。”
Alucard模仿着Walter的语气穿墙而入,她不禁撇了撇嘴。
他手上端着她爱用的白瓷茶杯,热茶冒着热气,浓雾般的热气缓缓上升,在他面部随着他的呼吸时不时散开,然后在空中又汇合。
雾气中,他的眼睛呈现出朦胧的玫瑰色,就像雨后,浓雾中的玫瑰丛。 

2.流水账文风:

hellsing小姐感到自己不太好。

她面前摆放着透明分装盒,里面的每个小格子,装着不同颜色的药丸,每一个盒盖上都被标记着一些字迹——药物被服用的剂量和周期。

她得了重感冒,但她并不觉得这些五颜六色有糖豆一样的糖衣,却苦极了的玩意儿能起什么作用,她依旧感到鼻腔像塞了黄豆一样透不过气,双目因为不透气而充满泪液。

她控制无力的双腿支撑起沉重的上身,强迫自己发热的脑子去思考,睁大着眼睛看手中的文件。
“大小姐,我想你需要一杯热茶。”
Alucard模仿着Walter的语气穿墙而入,她不禁撇了撇嘴。
他手上端着她爱用的白瓷茶杯,热茶冒着热气,浓雾般的热气缓缓上升,在他面部随着他的呼吸时不时散开,然后在空中又汇合。
雾气中,他的眼睛呈现出朦胧的玫瑰色,就像雨后的浓雾中的玫瑰丛。 

3KUSO的文风:

“阿嚏!”

“Alucard还是Sares?!你们之间总有一个人骂了我!”

...

4少女或小清新:

她的鼻子发痒,他的手悄悄从她背后伸过来把她脸庞的头发拨到耳后,她一抬头就撞到了他的鼻尖。

“你很冷,主人,你的鼻尖很凉。”

5翻译腔

Integral手边的香烟吐出的灰色烟雾在她蓝色的眼睛旁散开,她揉了揉鼻子,深深吸了口,再吐出来,说:“请坐,伯爵。”

Alucard脱下帽子行了个礼:“早安,我亲爱的主人。我是来强迫您服用阿司匹林的。“

6苏

Alucard用手捏起Integral的下巴,不容她说就吻下去,待她挣扎着推开他时,Integral发现嘴里多了一枚苦涩的药片。

”对不起,主人,既然您拒绝,那我只好采取措施。“

”你这不知羞耻的下仆。“

Integral红着脸,猛喝了几口茶水。

7.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这时灯灭了,黑暗中有难以言传的恐惧。小王子pierre竟然觉得冰冷的死亡贴近他的颈子,想叫想哭,但发不出任何声音。所有人像是进入真实的噩梦,或许只是黑暗中幻觉。 
“他的回答是诚实的,他是dracula伯爵,黑暗王子,守卫地狱的神犬,绝望中灵魂,吸血鬼之王,我的仆人。”大厅外传来威严而甜蜜的嗓音,如同夜之女王降临,大厅再次亮了起来,是蜡烛,整个大厅点满白色的蜡烛。 
因特古拉换完衣服回来了,站在大厅门口,舞会的主角总是到最后出现。 
她做了个手势,让警卫纷纷退下,接着走向大厅中央的阿尔卡特,众人为她让开路。 
hellsing年轻的主人身着合身的简洁白色晚礼服,跟那些以美貌为资本的女孩比起来,她算不上漂亮。
但是她出现的时候,再美艳妖娆的女人都像是她的女仆,再俊朗高贵的男子都像是她的男仆,更不用说,她的头发即使在昏暗的烛光下也如同黑云密布中阳光般耀眼。 
唯有阿尔卡特不那么像她的仆人。 

(摘自hacal太太的倾城w好吧这段和主题无关)

评论(4)
热度(21)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