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回来。”说着,身披战甲的人在我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轻柔的像飘落的花瓣。

“好。”我紧紧搂住了他,让这个吻更深,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骗子。”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双手合十,双目平和,袈裟替代了战甲。

那抹红,彻底的在我朦胧的视线里逝去了。

评论(3)
热度(15)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