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ooc(hellsing同人 AIS)

写完不知道在写些啥。。。

AIS是什么向OTL

就当成亲情向的好了Orz

一个恋父癖少女Seras

--------------------------------------------------------------------

Seras艰难的支撑身体从床上爬起来,坐在桌子前,摸索着找到钢笔和纸。

 她没有开灯,眼睛一旦适应黑暗,她的视力就像猎鹰。

冰凉干燥的笔尖在纸上划了好几下,她的左臂又在痛了,即使她没有左臂,再好的医生和再神奇的再生体质也无法使伤口痊愈的。

断臂似乎依旧与剩余的部分藕断丝连,每一根痛觉神经都在尖叫,在挣扎。强调着她所失去,倔强的不愿意接受被强行割断的生命的事实。

钢笔被划出了水,她用墨水瓶压住纸的一角,终于下笔:

亲爱的主人,她写道,我很想念您,就像您说过,女孩子总会依恋父亲。她笑了笑,眼神变得遥远,陷入回忆,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喝醉,女孩子喝醉了就容易办傻事。

她当时红着脸(也可能是喝醉了的缘故)结巴着向主人Alucard——她最崇敬的男人说出了她的心意。

实际上就是表白。

最后烂醉如泥的Seras不知为何就大哭了起来,她伸出手拭去眼泪,结果白色的手套被染成血红色——吸血鬼之泪。她当时还并不知道。

接下来,她又一次感受到了最冰冷也最暖心的拥抱,第一次是在她得救时,意义都大不一样。她的生命停留在19岁,那个本是19岁的最后一个夜晚,她遇见了那个怪物一样强大的主人Alucard和主人的主人Integral。

她呆呆的在主人的怀里感到一切渺茫,她能看到远方树上的叶子,可是她却看不到未来。

她感到自己的心好像变了,也好像没有,但越来越沉默了。

她很容易高兴,也很容易失落,当主人又讲许多事情给她听,当看到主人无时无刻不会离开Integral的眼神,她突然明白,她也曾经直到自己心跳彻底停止也没有把目光一刻远离Alucard的眼睛,有时现在也会,她沉默时脑子里想的是主人。

她嫉妒过Integral,当然她承认更多的是羡慕,那个坚强,独立,近乎完美的铁一样的女性,Seras更羡慕她的冷艳。

Integral告诉她她可能永远都留不长头发时她伤心了好久,但是却没有哭。

她想不到自己会有想也留不长头发的这一天。

“不哭了,Sares,好孩子。”Alucard让Seras像小孩子那样把脸埋在他肩上,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她哭得更凶了,因为这一系列举动都让她想起父亲。

父亲也会这样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吻着她的头发,让她把鼻涕和眼泪一起抹在白衬衣上。

父亲的惨死让她学会了不流泪,她也确实做到了,她看到擦到手上的血。

“你会好起来的,Seras。”

酒醒后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拿不起勇气面对主人,她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直到Pip出现,当然那是后话。

“你的人生才刚开始。”她记得主人那天对自己说过的话。

请您原谅我,希望那时候没有困扰您,因为您说过每个女孩的初恋会像她们的父亲。

我向您发誓,我一定会过得很好,即使您不在,我也会保护好我们共同的主人。女孩眼里充满了希望。

她很好,我像敬爱着您一样爱她。只是您什么时候回来呢?今天晚餐时她又沮丧的告诉我她梳头时发现了一根白发。

我想我一定要告诉您,您走了之后,她在您的地下室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因为站立时间过长,我的小腿肚抽搐。

她很容易喝醉,醉了后喜欢独自把头埋在枕头里流泪,我不愿她这样,但我不会揭穿,因为我知道那样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她一定不曾在您面前流下泪,她可真有趣。

您还是快回来吧,Integral有一天对我开玩笑说这么大的房子突然只剩下我她担心会迷路。

Seras扭了扭有些酸的脖子,把墨水瓶移开,扣上笔盖,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塞进信封里,密封好。端端正正的写上名字,即使这可能是一封永远不会被收件人看到的信。

请您务必回来,有人在焦急的等待着您,Seras吻过熟睡的Integral,关紧了窗户。我们的家也需要您,Seras把薄薄的信封塞入了地下室的门缝里。

------end--------

心好累= =

评论(4)
热度(13)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