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愫(hellsing同人AI)

“晚安,我的小姐。”

吸血鬼绅士的吻了她的手背。

她转过头,认为他看不见自己的神色。

然而这些小情绪逃不过他的眼睛,显然他的小女孩并不喜欢这敏感的青春期,他却相反。

他继续,“原谅我明天不会出现在您的成人礼上,如果晚上有宴会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他的声音很低沉。

“你想都别想。”她习惯拒绝。

“Integra ,你真的准备好这一切了吗?”

她听得清清楚楚,她表面故作轻松,收拾着手里的一摞文件。然而心里却懊恼极了。

她毫无准备,从一开始,一切都是毫无征兆。

然而她都被迫地接受了,包括违背了原则的,但她逼迫自己去习惯,因为别无选择。

“是的。”她的语气软了下来,不像之前那样盛气凌人,她感到自己今天确实累了,“从出生开始,我就注定要被服从于命运, ”说到这里,她收起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纸,她本想撕掉它,却又小心的放在一边,她无奈的笑,“这是没有办法的, Alucard。”

“并不。”他听到这里时笑着回应她,她难得的坦然使他深沉,“Integra,人的出生意味着抗争,无时无刻在抗争。”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近,“这场命运之战结束之时,便是终结之时。”

她看到仆人的红眸里漂浮着柔和的雾。

吸血鬼的眼神,幼年的她无数次在父亲的画册上看到过,被人类约束的嗜血之徒,她从他们血色的眼睛里读到了:贪婪 不甘 冷酷和痛苦

而他的眼底只有火红的玫瑰在燃烧,映出火焰,她是一向看不懂他的。

他缓缓的摘下手套,一切都像是慢镜头。

她感到双颊边传来的热风,脖颈处一片冰凉,那是他的手指。

她应该制止他,立刻,马上 ,可是心里却有个声音说她正期待着,这一天。

这一天,

就像是接受庄重的加冕,他小心翼翼,认真的把她耳边的发拨到耳后。

“你应该制止我的。”他在笑,气息轻轻喷在她的鼻尖上,很凉。

他触碰她的唇,想要让她靠近自己的胸前。

她拒绝了他。

她闭上眼睛,突然笑起来,

“要无时无刻与生命中所发生的一切抗争。”

他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大笑起来。

肩头沉了沉,那是他高挺的鼻骨。

他在抖动,他在笑。

他把头枕在她的肩上。

他贪婪的吸了一口烟与淡香水混合后的气息,嘴角扯起笑意。“你真可爱,我的主人。”

“谢谢你。我是说,谢谢你和我说刚才那些。”

她顿了顿,习惯过滤掉他的挑逗。并在他仰起头前,将桌子上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纸团成一团,将那A开头的单词迅速而准确的抛向窗外。

于是,在第二天的宴会上,她终于接受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异性的邀请。

她微笑着与那有着诡异红色眼睛的少年起舞,少年的手指比她的指尖还要冰凉。

她握着那手不断想起自己的仆人,“抱歉,我的小姐”他说,“请原谅我,这么多年没和如此美丽的女子起舞,这使我十分紧张。”

“没关系。”她笑着原谅了他。

她决定不告诉他自己昨天上午才学会这烦人的舞步。

“我很好奇,您的舞步是那么娴熟,距离上一次大概是多久了呢?”她随意找着话题。

“请让我想想…”少年抿起嘴,红色的瞳仁灵活的转了转。

“大概几百年那么久。”

年轻的生命吸引着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自己,有些醉的自己,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步履轻盈。

眼前的少年却依旧那样淡然。

然后,她倒在了少年的怀里。

在一片黑暗的试衣间里,她借着酒劲,揉着有些酸痛的头,摇晃着起身,想把倒满酒红色的液体递给他,然而只是把杯口碰了碰他的唇。他突然一把拉住了她,

“你,不喜欢烈酒吗?”Integra茫然的问。

“我想我可能更喜欢你,我的小姐。”

他捧起她的脸,她松开了手中的杯子,任液体向空气中荡漾,红色的液体,像少年的瞳色,也像血。

仿佛释放了一切,而Integral感到酒醒了一半。

时间,越来越慢了,少年颤动的睫毛,玫瑰般的眼神,火焰般燃烧着她的理智。她感到空气也被那眼神点燃了。

他吻上了她的唇,那上面还留着酒的甜,他的唇柔软而冰凉,酒精的作用却使她感到身体像一团火。

而他,则是冰。

冰。

她突然想到了Alucard,特别是那殷红的液体准确的泼撒在她白色的礼服上,像是鲜血的颜色。

她狠狠的嘲讽了自己,她把世间所有下流的词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他用舌试图撬开她的齿,他在徘徊,似乎在问自己是否愿意,她最后一眼是看他的眼睛,她默许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会在乎谁是否请求她的同意。

他会觉得失望极了吧。她睡去时这样想。

但是她不知道,对于Alucard,对于她所依赖的,这是一种可以衍生成任何感情的情愫。

她总是很年轻,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这个过程。

而Aucard,他的一切存在于这黑洞般的轮回。

当他们无数次相遇,当他们已经被上帝忘却的一干二净。

而他们坚持着,只要有对方,就有去无所不能的勇气。

不只是Alucard,还有Integral自己,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在与这世界无声的抗争着。直到一个故事的结局,新的游戏的开始。

在Integral恬静的梦里,少年微笑着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眼睛红得发亮,原来那并不是红色隐形眼镜。

他笑着露出獠牙,可是很奇怪,她不害怕。

“那可是你欠我的。”少年突然笑着说道。她感到莫名其妙。

“您是如此美味。”Integral仿佛看到了Alucard在扯着嘴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可她并不生气,她认为,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在这慵懒迷人的夜里。

——end——

有一种病叫一到最后就烂尾_(:з」∠)_

评论(4)
热度(20)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