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hellsing同人AI)

他曾经是她的镜子。没有一语双关,他就是她卧室里那面梳妆镜。

自从见到她后,他觉得他可爱的地下室突然变得空旷无聊了起来,于是,他整天都栖身在那儿。

清晨的薄暮,是夜晚和白昼的缠绵。

他看到了,她稚嫩的脸,看起来年轻极了,她还有着稚嫩的婴儿肥,但是不难看出,她将来会蜕变出令人羡慕的轮廓。微卷的金发被胡乱的扎在一边,她穿着丝制的小睡裙,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眯起近视的眼睛去扒拉那装满小玩意儿的抽屉,找到那副圆框眼镜。

“早安!”女孩子利落的穿戴好后对着他说。

“早安,我的小姐。”他每次都会这样说,虽然他知道她不是对自己说。

真是只小猫咪,他这样想着,在她走后,他走出来用手挡住清晨耀眼的光。

阳光,对他来说温暖而致命。他这样想。

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不,应该是她与镜子。

他惊艳的看她每次热情的在宴会前扎起无数种盘发,驾驭各种晚装的样子,也看到过她冰冷的拒绝宴会上任何同龄人邀请时的模样,但是他讨厌在夜晚她卸掉妆后狼狈痛哭直到哭得筋疲力竭睡去的样子,

于是,他恨自己。

他醉了很久很久,久到手里破碎的酒杯上的血迹干涸,久到手掌新生的皮肤泛着惨白。

他爱她清晨那双清澈的眼睛和齐腰的阳光色长发,像阳光,他一直渴望着的。

他爱她。

他是个男人,即使他本应死去,但他有着疯狂的念头,有一天,他希望能亲手把她束起的高傲的发箍摘下,有一天,他可以猛的摘掉并摔碎她的高度数眼镜,在她视线模糊时现出形来一把抱住她,然后让她的泪水浸湿她华丽的妆容,然后,在刺眼的次日清晨来临之时,她便不再是一个人了。

“请问你还活着吗?伯爵。”不冷不热的腔调,听起来傲慢却又动情,是的,动情。

他这时才想起刚才的回味让他像傻子一样的呆在女主人的卧室里良久,而

女主人现在正在换着制服,一时的热情让他忘了藏匿自己,因为他感到胯下有些发热。

“你已经在这里有好长时间了。”女勋爵拿下衣架上挂着的白色衬衣,背过身去,“还是说,你喜欢你的白色衬衫上沾染些血迹?”

女勋爵手里多了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他的胸部“要我说几次才能放弃你恶趣味的偷窥?”

他笑起来,“你知道这和生理反应一样让人无奈,我可是已经很克制了。”

她已经习惯性的无视他的胡言乱语,抓起外套走出了卧室。

真的很克制了,在我告诉你我的名字的时候。

他缓步走向那面他曾经栖身的梳妆镜,捡起一缕金色落发,仔细的嗅了嗅,那么久,那么长,仿佛穿越了时间的浩海。

_end_

评论(12)
热度(16)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