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ight(hellsing AI同人)

那个烦人的家伙今晚不知去哪快活了。

他平时真的很烦人,他会无声无息的从她所坐着的宽大的椅背后伸出冰凉的双手,恶作剧的摘下她的眼镜,然后在她视线一片模糊时用那双冰冷的手抚上她灼热的脸颊。

Integral自动将这些动作理解为一句话:“陪我玩。”

好啊,在无聊之时,我还是很乐意的,下仆。

现在是午夜时分,她的仆人应该苏醒过来了,没有那双“烦人”的手和那阵冰冷,她承认今晚有些无聊了。

 

如果她不是hellsing的女主人,如果她像贵族的大小姐们一样,喜欢在聚会时换上华丽的礼服,那么,只有23岁,并有着金发碧眼的她也一定会是公子们不放弃搭讪的最佳对象。

“你为什么不像她们那样呢?Integra?”她想起在之前在什么无聊的宴会上,Alucard——她烦人而忠诚的下仆看着舞池里那些亮丽的姑娘们这样说。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声音不大不小到刚好能被她听见,那时的她固执的把让无数姑娘嫉妒又另无数公子着迷的金发盘在头上,扣上一顶小帽,露出修长的脖颈和尖削的下巴。

她看不见他厚厚的墨镜片后的眼神,但她并不赞同,甚至是愤怒,这么多年,他应该能熟悉自己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哭哭啼啼的小丫头。但她也并不想发火,向别人随意发火就像是示弱了一样。好吧,她承认自己是个很无聊的女人,从小到大,不知道比同龄人的心理年龄大了几十岁。不然,他就不会初拥塞拉斯这个倒霉的女警,阿卡特也不会走向舞池牵起那有着和自己一样金发的女孩的手跳舞,然后微醺的女孩和那男人的身影在休息室的拐角隐去。

初拥,么?

“无聊。我们走吧,Walter”

God bless you.她想着那年轻而健康的金发女孩。

“下次就不要答应这种聚会的邀请了无论是谁,walter,他越来越不屑冷库里的血袋了。”

那么,想到这,今晚估计他又去“觅食”了吧。

夜晚属于吸血鬼和年轻的人类,她打开窗子,清新的夜风刺激着她的神经,她裹上大衣向外走去,大口的呼吸着夜晚潮湿的空气,夜风轻柔的吹拂起她的长发,夜莺的鸣叫与虫儿振翅的声音缠绵着。

她突然在这安静的空气中敏感的嗅到了非人类的气息,属于血的铁锈味,对于敌人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了。

她敏捷的转过身,不过是一个女孩子而已,15岁左右的样子,她有一头乌黑的直发,柔顺的垂到腰际,白色的大衣一尘不染,衬托出少女曼妙的身材,月光下,更显出少女瓷白的脸颊,还有那双血色的瞳,显得她更像个娃娃。

”你,是怎么进来的。”

少女不答,Integral熟练的掏出腰间的手枪,四周死一样的沉寂,这怪物就安然的跃进大门了坦然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了。

“不管怎样,你都是来送死的,也许你会不甘于没有见到不死之王吧,没机会了呢。”

少女似乎笑了笑,嘴角微微扬起,这让她看起来很诡异。

 

Integral扣动扳机的手指颤了颤,这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她心里划过一个想法,但还是放弃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少女还在笑,笑得眼睛弯弯的,她控制自己不去看那双酒红色的眼睛,可那像一个血色的漩涡,吸引着她,让她坠入其中。

“看着我。”那双眼睛说

“快看着我,Integra.”那双美丽的眼睛又说。

”等等!"这声称呼把她唤进现实,只有一个人这样叫她,只有那个人这样无理的念Integral这个名字.“你是。。”

“不是那样的”少女说。

“你。。。”Integral感到手臂僵硬,她中了这女吸血鬼的魅惑,“该死!”她骂道。

那个混蛋他在哪里?

突然她瘫倒在地上,全身可以自由的活动,只是她还没分辨出这情况是好是坏。

少女距她仅仅一步之遥,她别过头不去看那深邃的红瞳,然而,少女走近她时,她还是受控制般的和她对视。

“你想要。。。唔。。。”

少女捧起她的脸颊,吻住了她轻启的唇。

冰冷、颤抖、惊讶、恶心。

恶心、耻辱。

这是Integal对那莫名其妙一吻的感受。

少女抱住她的头,那力量她无法挣扎,她的炽热和少女的冰凉交织着,更让她感到一阵下流,这面红耳赤的莫名其妙的举动,让她有些茫然。

她的初吻。

“够了!怪物!”少女被她的突然吓到了,动作僵硬了几秒,Integral奋力推开少女站起身来,少女反应够快,她欢笑着跑向大门里,“站住!”愤怒与耻辱一起聚在心头,她感到自己怒不可赦。

她在奔跑,她在追逐。

她跑到了地下室,消失在门后。

“如果是这样,那这如此怪异的女孩可不能留在这里,Alucard,你怎么说都没用的。”她强忍着怒气说,但愿之前那幕没有被这家伙看到。

脸颊到现在都热的厉害。

突然又是那冰冷的触感,他出现了,她不耐烦的拍掉那不老实的手,"你难道不想和我说说那孩子?"

"并不。主人"他笑着看向她,就像知道什么了一样,因为他强忍着大笑的表情,或许他感受到了自己脸颊上的温度。

“你一定会感兴趣的Integra,这关于一个吻,”故意拉长了音调“还有你刚献出不久的初吻。”

Integral面红耳赤,转而,又恢复了笑,“看来你也是一样的无聊啊伯爵,不过,我们都一样。”

他有些微微失落她没有出现预想的举动。但出乎意料也是惊喜的,于是他撩起她颈上几缕长发,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到:"是啊主人,夜才刚刚开始,是你所愿意的,我便会奉陪,我会温柔点的。”

月亮隐藏在乌黑的云层里,露出一个狞笑着的半月。

夜晚,才刚刚开始。

-----end---------

评论(3)
热度(15)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