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曲折、相遇、保护和契约(cp:A/I)

*围绕关键词脑补的段子。

*贴吧发过

命运

100年后,他欣喜若狂的找到了她。她是高高在上的王的女人,而他只是她的侍卫。
“即使上帝让你忘掉那一切,我也会爱您,而您,也会因为这命运而再次和我在一起。”他对王的女人说着疯狂的话,吻上她细腻的皮肤。

“先生,对不起。先生,这真的无法改变…先生,怪我太自私,一开始就都是错误…先生…先生…”

她竭尽全力在说给他听。
此时,他是无能为力的,可他无法再忍受,他忘了她的所有嘱托,从拥挤谩骂的人群中冲出,去追逐,去拥抱,他恨他的王,他恨他们要用乱石来砸死他的爱人,他恨他们要将他最尊敬的女人践踏。
在利剑割破他的喉咙时,他看见怀里的女人睡的安详,他第一次微笑。那是发自内心的欣喜。

“这是命运,”

他说,

“我们总会在一起。”

100年后,他欣喜若狂的找到了她。她是他的爱人伊丽莎白。而他是德古拉王子。
战争结束后,她死了。
他诅咒了上帝。
于是他变成了靠食血液为生,拥有无尽的生命的吸血鬼。他是让世人畏惧的德古拉伯爵,他一无所有,只有腐朽的生命和无尽的罪恶。
100年后,他欣喜若狂的找到她。她是年轻的女子米娜,而他是吸血鬼王德古拉伯爵。

“我想变成你,见你所见,爱你所爱。”热恋中的她对吸血鬼说着疯狂的话。

“请原谅,我不想伤害你。”他克制着自己,尽管很悲伤。

女人含着泪将锋利之物刺入他的心脏。
他微笑着迎接他的黎明。
100年后,他欣喜若狂的找到了她。她是hellsing的新女王。而他是她最得力的仆人。
他终于可以与她并肩而战,尊敬她,拥有她,爱护她,弥补百年前的错过。
可他忘了他已经是被上帝遗弃的子民。
他拥有漫长的生命,她却如此脆弱。

“ 即使上帝让您忘掉那一切,我也会爱您,而您,也会因为这命运而再次和我在一起。”

 
他在她的墓前, 虔诚的说。

曲折

“我们能跳支舞吗?”本是一句征求他意见的话,却更像是他不能拒绝的命令。

“你醉了,Integra.”他笑着勾起她的下巴,她的眼睛像一片海。

“我没有。”她居然没有抓住他不安分的手。
于是当时的情况出乎意料到连他也措手不及。
就那样别扭的过了几十年。
他离开她后来又找到她。
再见到她时她金色的发已点缀着银色的光泽,她不再年轻,却依旧不乏年轻时的骄傲。
她笑着称他“小伙子”。

“可别这样,”他故意撇了撇嘴,依旧勾起她的下巴,学着当年她的语气,

“我们能跳支舞吗?”

她的眼睛像一片海。

相遇

他听到有动人的旋律,从漆黑的棺材上方传来,他竟再无睡意。
他扭了扭脖子,还好没有锈住,又伸了伸懒腰,他决定放弃休息去外面看看。
因为他从未听过这么美妙的旋律,如果用其他实物形容,那么这一定是天堂里天使的颂歌。
呵,天堂,他不曾奢求。
没有天使与洁白的翅膀。
他听得到同类在这宅院四周的嘶吼,发泄着它们的愤怒和痛苦。
他皱起眉,他不愿再想起自己的种种。
他畏惧万物之灵的阳光,那只会给他带来撕裂般的痛苦。
他更喜欢黑暗的墙角,在那里,他能苟且偷安。
他感到冷,他的双手沾满鲜血,他一无所有。

“别乱跑,Integra!”一个穿着沙丽的美丽女人追逐着从车上跳下来的孩子。

他觉得自己该走了,他感到一丝生命的力量,那感觉让他分外难受。
是个小女孩,金色的发像阳光一样倾泄而下,她穿着蓝色的小洋裙,用着好奇的眼神友好的看着他。

“你不该看到我的,小姐。”他感到阳光汲取着他的灵魂。他露出獠牙想吓哭她,他睁开血色的眼睛。

“你很冷。”稚嫩的声音,女孩并不怕他。反而走向他,伸出小手,捧起他的脸颊。

他愣住。
仿佛她有洁白的翅膀。

“这样就会不会好多了?”女孩轻轻一揽,把他的头拥在胸前。

他喜欢女孩的味道,所以他微笑着点头。
女孩发出开心的笑声。
那是他第一次触碰阳光,听到天使的声音。
所以,他会等。

保护

“你的名字呢?”

 “Alucard,你的祖先们是这样称呼我的。”

 

他用整个上肢为小女孩挡住了子弹,那是他第一次保护她。

在Integral的视线里,只有一双红得发亮的眼睛和地下室里的一片黑暗。

那时,无形的契约已经生效,他们是彼此的世界。

 “你刚刚,称呼她什么?”

他从没见过自己如此冲动过,此时此刻,原则被抛到脑后,他眼前只有那个无理的称呼自己主人的人。

他想撕碎了他。 他听得见自己牙齿发出渗人的摩擦声,扣动扳机的手指毫不犹豫的在用力。

但是他同时看到了她鼻尖上的汗珠。

于是他放弃了。

他竟然感到自己愚蠢了。

 但他还是自我安慰的想这只是一个本能。

“你究竟什么时候能真正长大呢?” 他主动吻了她,她没有拒绝。

 “即使我长大了,你也总认为我是那个哭哭啼啼跑进你地下室的小女孩。”她的声音很小,像耳语。

她解开了他的第一粒衣扣。 他轻抚她的脊背,她伏在他胸前颤抖着,在她成为他的女人时,他感到胸前一片冰凉,像她的泪。

 是匕首,木制,他认得,桃花心木。

 他想起女孩认真的问他的名字时的样子。

 现在女孩割下了他的头。

“抱歉。”她说,埋下了头。

很遗憾,她未能清晰地吐出那三个他期待已久的词语。

上翻的瞳孔让他看到窗外血染一样的天空。

他听得见伦敦的呜咽。

然而他无法流下一滴泪来。

 于是他笑她: “Integra,你终究学不会自私…不,对于他们来说,你最残忍了。”

 说完他闭上了眼。她终于吸了吸鼻子流下泪来。 “我只是想保护你。”她紧紧抱住他,仿佛那是她的世界。

 

契约

“我庆幸有无形的契约能让我遇到您,并服侍您,我为此感到荣幸,亲爱的小姐。”

“我比任何人都爱你,Integra,你也一定是爱我的。”

“更幸运的是我们有着契约。请允许我待在您身旁,一直奉命于您,直到您真正不再需要我那一天。”

即使你的无名指已经佩戴上婚戒。

tbc.

评论(4)
热度(13)

StrIctN三三

叔萝王道。不接受道德谴责。
@StrIctN

© StrIctN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